耿直傅成玉说大实话全场大笑:你们预测GDP有意义吗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28 05:21

  2017夏季达沃斯论坛特别报道 钟慧发自大连 

  6月27日至29日,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举行。在“中国经济展望”的分论坛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原副总裁朱民、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和中石化前董事长傅成玉等就中国经济展望问题进行探讨。 

  展望未来中国经济,朱民表示,对明年的中国经济增长仍然看好。“今年GDP预测在6.7%左右。现在看,未来18个月的经济增长基础还是好的。”李稻葵表示,如无意外,明年中国GDP可以达到6.9%。瑞银财富管理亚太区主管集团董事总经理施许怡敏预测中国今年的增速大概在6.7%,明年可能6.0到6.5之间。

  中石化原董事长傅成玉随后直指,讨论这些问题好像没多大意思!傅成玉耿直发言让全场观众瞬间爆笑。

  傅成玉随后解释表示,中国的问题不在GDP的增长多少,我们现在问题是我们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不好,你要说中国7%它一定能达到,有意义吗?我们把就业搞好,我们把现在的一些风险释放掉,我们把经济结构转型实现了,6%那是最好的。

  他还表示,不要引导外界和国内的人老奔这个数字去,那个数字最没意义,而要奔发展质量和效益去。

  谈国企改革:政府职能不转变 国企改革改不动

  谈到国企改革,傅成玉表示,政府职能不转变,国企改革改不动。如果政府的职能不转变,政府的体制机制不转变,它管理中国社会经济,不论管国企、民企还是其他的经济方面,都不适应未来的发展。

  他表示,这块不改,特别是国企基本改不动了,比如说我们喊了几十年的所谓的三个大的职能,所谓的说职工能进能出,干部能上能下,工资能高能低,这些东西还在政府手里。所以我们中央现在已经明确提出来,就说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作用,这一块是在政府,政府不改,市场发挥不了这个作用,那市场的主体,那个企业也起不到这个作用,他发挥不出来。

  傅成玉认为,实际上是政府要改两块,一块叫做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第二块是要在放权的过程中加强事前事后的管理、服务。不是说你放了就拉倒了。

  他表示,第一层改革到位,第二层的国企改革会走得非常好。“我们现在做了很多表面的功夫,形式上的东西,实的东西谁也不敢碰,只有内部政府到位,企业一定会走到位。”

  谈经济势头:已有一些好现象

  谈到中国经济发展,傅成玉表示已发现几个好现象,经济速度好像没有改变多少,但是质量在回升。质量回升在哪里? 第一,结构变了,服务和消费支撑整个经济发展;第二,就业是我们中国经济真正推动经济整体平稳向好发展的一个根,就就业看,经济往下滑,就业往上走,这是个好现象。有就业就会有税收,有就业就有工资,有工资就有消费;第三,新产业、新动能在转换,高科技这块虽然没有成为大主力,但是形势非常好。

  在傅成玉看来,看中国经济要看形,还得看势,这个势头非常好。另外中国发展的万元GDP产值的能耗在持续下降,这对能源资源消耗是非常好的正面的信息。

  以下为对话实录:

  李稻葵:我的判断,今年GDP增速6.7%,跟去年持平,下半年略有一点下降,因为金融在调整,金融在收缩、整顿。明年刚刚那几个因素放在一起,如果不发生重大的意外,如果没有国际因素的话,6.9,这是我们的预测。

  主持人:你说比今年还高?

  李稻葵:高,往回升,今年的底部已经形成了,这是上个星期三我们发布的一个报告,明年6.9,6.9是什么概念呢?接近7了,接近7,我们的研究认为是中国此时此刻的一个正常的自然的增长速度。当然有风险,还是国际风险。还是特朗普,看来欧洲的风险不大,欧洲现在法国人要团结,跟德国团结一致,要搞欧洲一体化,要对抗美国的特朗普的新政。那特朗普是风险,怎么风险呢?一种风险是他国内碰到的问题,国内折腾了,他这一折腾最担心的我认为是华尔街,特朗普的团队里面大部分是华尔街的人,特朗普这边如果政治上有问题,政治上完蛋了,那华尔街会很失望的,他一失望肯定国际上会有反应。华尔街一波动,美元会升值,这个事情咱们都知道。

  还有一种可能,我觉得谈的不多的,是什么呢?是特朗普上台以后,他干的两件大事,他的重点。国内的重点就是要搞移民,限制穆斯林入镜,当然这有困难。国际的重点是什么呢?朝鲜问题。中美的贸易,他相对而言你看经济学家叫做,听其言观其行,他的行动表明对朝鲜问题是最关注的,所以他国内政治上他搞不定,他一着急,他准备在朝鲜干点事的话,这个对国际经济绝对有影响。这是重大的挑战。

  主持人:好,我发现你这非常的政治经济学,你这还不是简单的经济学。

  施许怡敏:我们是代表一个外国投资银行,我们的观点跟李教授也差不多,我们认为中国的今年的增产率大概在6.7%,明年可能6.0到6.5之间,中国仍然在进行去杠杆化,但是中国最想要的是一个稳定的环境,所以中国在一些领域在加速,在一些地方在刹车。但我们只要,经济增长率到某一个底线,政策会开始发挥作用,提振提振。国债对GDP的比例在270%,要求我们要加强去杠杆化。所以需要寻找平衡点。

  主持人:好像是,我觉得同意李教授,我看了这么多年投资银行的经济预测,他们一般都至少两个点以外的低,他先这么往回预测,然后慢慢往回追。我们北大的经济学家叫宋国清,他说预测,如果你一个点以外预测,他都是属于非常的不专业预测,曾经我们做过一次这种事情,所以傅总,您是要留着咱们讨论更深入的问题,你还是想对现在目前经济的状况您做一些评论呢?

  傅成玉:我觉得你们讨论这些问题好像没多大意思。(观众大笑)

  主持人:为什么?

  傅成玉:中国的问题不在GDP的增长多少,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不好,你要说中国7%它一定能达到,有意义吗?我们把就业搞好,我们把现在的一些风险释放掉,我们把经济结构转型实现了,6%那是最好的,如果按照李教授说我们明年能6.9%,这是什么概念?按李总理昨天说的,那就是9%,五年前的9%,对中国的经济不是健康的。因为我们的结构调整远远没到位,我们的发展的质量特别是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远远没有实现,我们靠的是什么呢?是结构调整出现了好的形式。比如说我们的服务业上来了,服务业去年51.6,现在到5月份好像是56点几了,这是通过结构调整实现的好的趋势,但是我们不要引导外界和国内的人老奔这个数字去,那个数字最没意义。我们要奔发展质量和效益去。所以结构调整还得继续跟上。

  另外说,我也有一个不同意,他们是专家,但是我不同意在哪儿?就是,国际是我们主要的影响因素,我不赞成这个。因为你要看前三年,一直到现在国际贸易没有根本改善,几乎一点点增长,但是中国改善很大,为什么?我们内在的改革,内在的结构调整在发挥作用,不主要是靠外部。这告诉我们还得要加大内部的改革结构调整,这些东西不加大,我们这两年搞的挺好,搞不好速度一上去我怕又摔下来了。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